百书楼
会员书架
首页 > 玄幻 > 诸天穿越从武当开始 > 第五章 扰乱天机的人

诸天穿越从武当开始

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
好书推荐: 十方武圣 小师妹她总想杀我 我带着冥界,降临现实 逆天丹帝 异界大领主 全民轮回只有我开了挂 代号修罗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没有人比我更懂修行了 西游之天蓬归来

宁青安的话,也不知道是否被景天听进耳朵里。

此时,景天的脑海震鸣不断,只觉得宛若一团泥浆在不停的翻滚,令他根本无法定下心来思考。

眼前翻来覆去的都是那些人死去时的场景。

血色淹没了他的眼眸,顷刻之间,他感觉自己胸口宛若压着一尊万吨巨石,令他根本喘不过气,白眼一翻就此晕了过去。

……

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当景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自己竟然是在虚空之中,御剑飞行。

“又是这个梦……”景天缓缓叹息。

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老是翻来覆去的做一个梦,梦中他脚踏一柄造型古怪的长剑,翱翔于天际,仿若天地都在他的脚下。

而这一次也没有任何例外。

他脚踏长剑穿过云层,感受到罡风拂面而过。

就在此时,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座山峰,剑气掠过山岳,岩石崩碎,疯狂的向他拍了下来。

山崩地裂惊现于前,景天大惊失色。

虽然知道这是个梦,但依然无可抑制的恐惧了起来。

他急忙闪身躲避,但就在此时,一块巨石轰然落下,正中他的胸口,将他径直砸下飞剑。

“啊!”

景天惨叫一声,忽然,他的身体被一支有力的臂膀托住,再次扶上仙剑。

有惊无险。

景天转身看去,只见自己面前站着一名仙风道骨的白眉老道,笑容温和,自有出尘气质。

“你谁啊?”景天楞了一下,有些吃惊。

以往自己的梦中只有自己一人,但这却是第一次,出现了第二人的存在。

“你不必知道我是谁。”老道摇了摇头,笑着说道:“就当我是一个……朋友。”

“朋友……”景天嘀咕了一声,然后目光中露出一丝狡诈的神色,笑道:“你功夫不错嘛!能不能教教我啊?”

“好啊。”老道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故作神秘的伸出两根手指,道:“两件事情,你办妥了,我可以帮你达成愿望。”

景天闻言冷笑一声,指着老道的两根手指道:“金钱?女人?”

老道大笑起来:“全错!”

景天并不是很喜欢跟这种外表温和恭谦,内心却说不定多奸诈的老家伙打交道,撇嘴道: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!”

“好。”老道却并未因为景天的态度而动怒,反而从身后掏出一尊紫玉铸成的宝盒,盒子的四角皆以凶兽镇压,最上方同样有一尊凶兽,充当盖顶。

老道将宝盒递到景天面前,沉声道:“人间生死存亡,全系于此!”

景天愕然挑了挑眉毛,古怪道:“生死存亡,全系于此?没那么夸张吧?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?”

老道闻言轻笑,问道:“想知道?”

“想知道。”景天点头。

“只要你打开,残酷的命运便会落在你的身上,而且这是一条不可回头的路,你可要想好了……是否愿意为了这个人间,哪怕自己身死道消呢?”老道长眉微微颤抖,语气也不像之前那么轻松,反而有些严肃沉重起来。

景天听到这句话之后,原本兴趣极浓的脸上忽然僵住了。

紧接着,他在老道极为诧异的眼神中,说道:“人间……人间不值得。”

老道懵了一下,似乎在思索景天这句话的意思,忽然景天一个闪身从飞剑上跳了下去,并且摆手道:“老头,你说的那些,为人间牺牲什么的……或许今天之前我会考虑一下,但今天之后,我的回答只有一句话:小爷不愿意!”

“景天!”老道急忙伸手去抓。

但景天的身影从天而降,极快无比,只留下最后一句话:“老头,以后别再来找我了!”

嘭!

景天在梦境之中狠狠摔在大地上。

然后,从永安当后院的大床上醒了过来。

“老大!你终于醒了!我还以为你被吓傻了呢……”景天一睁开眼睛,看到的就是一张胖乎乎的大脸,满是关切的表情。

还有一张略显市侩的小白脸,此时也在旁边酸溜溜的看着自己,阴阳怪气道:“呦,景大财主可算是回魂了,您可不知道,整个渝州城都快因为您被搅的天翻地覆了!”

刷!

景天陡然坐直身体,大口的喘着粗气,四下打量一下后紧紧抓住茂茂急切的问道:“茂茂,告诉我,我晕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那个人呢?他去哪里了?”

茂茂闻言脸色略显苍白,说道:“那位……大侠,把银子跟我们送到永安当之后,绸缎庄的人为他做了身衣服,他就走了。”

“走了?”景天顿时颤声问道:“他杀了这么多人,现在却一走了之!这不是存心要让我们替他顶罪吗?如果那些死的人兄弟姐妹或者官府找上门来,我们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?“

“不是啊老大,他在走之前说了一句既然帮你忙,就索性帮到底……他说走之前,会替你把所有的麻烦都扫平的。”茂茂磕磕巴巴的说道:“老大,在街上抢钱的那些人,就算没有死在街上,也都在那位大侠离开永安当之后,莫名其妙的消失了。”

“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。”

景天忽然浑身发冷,即便心中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,但听到茂茂的话之后,他依然有些恐惧与难以接受。

诚然,那些抢钱的赌徒不值得同情。

但,他毕竟到今天为止,都还是个没有见过血的市井混混而已。

宁青安的作风,有些让他难以接受。

但景天不得不承认,方才在梦中,自己的决定依然受到了宁青安今天说的那番话的影响。

换做平时,面对那名老道,即便自己不愿意牺牲,也会佯装把话听完。

但今天,从那名老道说话时,他便在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些穷凶极恶的赌徒们猩红的、失去理智的双眼。

如果要让自己舍弃生命去拯救类似这样的人,的确是……人间不值得!

“银子呢?”景天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,沉声问道。

“就在院子里。”茂茂说道。

“快搬进屋子里来!别被人偷光了!”景天当即从床上跳了下去,连蹦带跳的冲向大院。

“老大,你放心好了,没人敢来偷银子的……”茂茂缓步跑了出去:“现在你在渝州城几乎成为了恶魔的代名词,连永安当都没人敢靠近了。”

……

蜀山。

大殿。

蜀山掌门清微老道呆呆的坐在蒲团上,表情有些僵硬、有些不安,还有些疑惑不解。

“师兄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清微老道身旁,蜀山长老之一的净明长老见状皱了皱眉,轻声开口问道。

同在蜀山之上几十载,他从未见过自家掌门师兄露出过这种表情。

似乎……十分意外?

“方才……我以梦道之术进入景天的梦中,想要引导他来蜀山,将锁妖塔内的那件东西交给他,但结果……却和我之前的推演完全不同。”清微老道叹了口气,皱起眉头道:“天机出现了差错,虽然我早已想过这件事或许不会太容易,但没想到,景天居然会有如此强烈的抵抗情绪!”

净明长老不解的问道:“师兄,你为何如此看重渝州城的那名小混混?他对人间并无功绩啊!凭他能镇得住锁妖塔内的那件东西吗?”

“你不知道,虽然景天现在只是渝州城的一名小混混,但他的前身是神界的最强神将飞蓬将军,因为触犯天条而被贬下凡……一身神力深藏于身,也唯有他,方能对付锁妖塔下的玩意儿。”清微老道挠了挠眉心,说道:“但无论是他的第一世飞蓬将军,还是第二世龙阳太子,都是拥有大智大勇,能够以身担任众生之责的男儿。”

“这是灵魂中的坚持,难以改变,即便这一世,他混迹于市井,但灵魂中的担当却也不应该如此改变……我方才甚至使用了唤魂术,想要引动他前世的一丝魂魄念力,但是……他这一世的主观抗拒实在太强烈,我失败了。”

清微缓缓开口说道。

净明长老也闻言皱起眉头。

“真不知道他最近遭遇了什么事,居然会心性大变……若是没有飞蓬将军,恐怕单凭我们蜀山之力,根本不足以毁掉那件东西啊。”清微叹息道。

净明长老闻言也表情凝重起来。

曾经蜀山五老为了抵御妖邪入侵人间,不惜修行禁术,将体内的邪念完全排除,达到清明无欲的地步,修为大涨,将妖邪灭杀!

然而这禁术的诡异之处令他们完全无法预料。

那些被他们排出体外的邪念无法消散,他们又不知如何处理,无奈之下,只好将其封印锁入锁妖塔下。

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锁妖塔内的镇魔咒非但没能震慑那些邪念,反而让那些邪念借机吞噬锁妖塔内的妖邪,进而融合修炼成形,功力大增,已经成为锁妖塔下最恐怖的妖魔!

而且最要命的是,他们最近已经隐隐察觉到,锁妖塔已经无法继续镇压那股邪念,距离它脱困的日子不远了。

蜀山五老都非常清楚,那些邪念来自于他们本身,精通一切他们的术法,又远比他们更加强大。

它本质邪恶,在锁妖塔下又不知吸取了多少邪魔的力量,已经是天下第一等的恶物。

如果被它脱困而出,恐怕整个天下都会生灵涂炭,血流成河!

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寻觅其他方法。

而蜀山自古流传的一把镇妖剑,就是曾经神界飞蓬将军的佩剑,蜀山祖师曾借助它斩妖除魔,创立蜀山,他在临死之前,感受到此剑内蕴含的强大力量,根本没有被自己发挥出十分之一,但后续无数弟子,却连使用它的能力都没有。

无奈之下,蜀山才以镇妖剑为核心,创立锁妖塔。

自此,清微通过一次偶然的推算,发现了镇妖剑前任主人的踪迹。

连一把剑都能拥有如此强悍的力量,那么它曾经的第一任主人,该有多么无敌?

于是,清微就将目光盯上了飞蓬的转世者景天。

为此,他还做出了无数次的推算,终于确认自己能够引导景天入局之后,他才展开第一次入梦之术。

但没想到,现在面对的居然是如此一个结果。

“我的推算不会错,一定是发生了某些事,才导致天机错乱……”清微沉默了片刻,然后看向自己的师弟,沉声道:“师弟,你来助我,我们再来推演一次,我要看看,天机到底在何处出现了差错!”

“好!”净明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当即盘膝坐在清微面前。

清微与净明两人掐动指决,一股难以言明的气息笼罩大殿,一块铜镜从大殿顶上飘落,悬浮在他们两人中间。

“阴阳逆转,明晓……天机!”清微老道一声大喝,灿烂的金光从他们两人身上爆射而出,直入铜镜之中。

铜镜先是一阵模糊,紧接着,浮现出一片模糊的影像。

画面很乱,就像一个质量不好,又在下雨天返潮的电视机。

但很快,画面逐渐清晰起来。

清微与净明都拧起眉头,看向画面。

之间画面中出现了一个人的背影。

身着一身青衣。

忽然,那人转过头来,露出一张带着些漠然表情的脸。

“他就是影响景天命数天机之人!”清微当即说道。

“此人是谁?宁青安?”净明沉声,从怀中再次取出一件法宝,宛若厚重的古籍:“人间册中,没有他的名号!”

铜镜之中,金光闪闪,显露出一个名字以及生辰八字。

但净明翻阅了记录人间册,却没有找到任何一个能和眼前这人相匹配的记录!

也就是说,要么此人是蜀山记录下的漏网之鱼,要么,就是他根本不属于这个人间……

“他现在在什么地方?我去带他回蜀山来!”净明滕然站起身,脸色阴郁,沉声道:“他会坏了我们的大事!”

……

一片宛若鬼蜮的巨城前。

宁青安忽然心有所感,转头看向蜀山的方向,冥冥之中,他察觉到有人在窥探自己。

但他并未惊慌失措。

而是轻轻的笑了笑,指了指自己的胸口,又指了指自己面前这座巨城上的牌匾。

两个大字赫然入目。

酆都。

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
书单推荐:
返回顶部